往事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7日
       一。 张广才玲 我出生于农历1977年立冬。 那一年, 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向祖国。 这片土地充满活力和繁荣。 农村土地开始逐步承包到户, 农民儿子的积极性一下子被激发了。 春耕时节, 天刚亮, 人们就已经开着牛车下地干活了。 好在我的出生并没有赶上那个吃不饱饭不穿保暖衣服的时代。 我出生在黑龙江张广才岭腹地, 自然环境优美, 土地肥沃。 我的父母都来自我的山东老家。 记得我爷爷告诉我, 1965年, 我山东的老家真的很饿。 我带着奶奶、爸爸、叔叔和婶婶去了黑龙江亚布力, 让家人不再挨饿。 因为我是黑龙江的第一个孩子, 也是家里的男孩, 爷爷奶奶都很疼爱我。 在爷爷的照顾下, 一家人尽其所能, 从吃到穿, 都是村里同龄孩子中最好的。 孩子们长大后需要的营养, 家人尽最大的努力满足我。 为了让我健康成长, 不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 我是带着大骨节病长大的。 我的家人为我准备了一个小厨房。 大人只吃玉米饼, 我只吃白面馒头和珍贵的鱼肉。 村里的人都知道, 爷爷对大孙子的疼爱无比, 同龄的孩子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我。 每当学校举办6月1日的运动会, 春节期间, 我都会穿一套新衣服, 与其他同龄孩子的衣服明显不同, 可见我优越的生活条件。 直到多年后, 父亲时不时跟我谈起他的童年, 他特意强调了爷爷对我的爱, 用父亲的话来说:“你爷爷对你的爱, 一抱就怕融化。 你的手。它坏了。” 因为爷爷对我的爱, 有两件事我放不下。 首先是家庭内部发生了很大的冲突。 因为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住在一起, 没有分开, 爷爷对我的偏爱自然会招来其他家人的不满, 这也是情理之中。 小时候, 家里经常发生不和的矛盾, 每次都被爷爷的绝对权威平息。 直到我十六岁的时候家人离异, 矛盾才逐渐缓和。 第二件事也是因为我。 我的老房子和村长家前后的邻居。 村长有四个孩子。 我总是和村长的老三一起玩。 第三个孩子比我大几岁。 一个孩子的头, 他玩的时候无法抗拒被他欺负。 挨打时, 他满脸青肿, 哭着跑回家, 孙子被欺负了。 虽然你是村长, 但你不能以你的力量欺负别人, 所以我找到了村长理论。 久而久之, 两个家族之间就出现了不可逆转的矛盾。 虽然经过了两代人的努力, 但没有今天这样的东西。 解开这个结。 自基层党支部自从部开始进行换届选举以来, 我叔叔一直在努力一次又一次地申请入党, 成为村委会党支部的成员。 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是他一生的遗憾。 八年前的换届选举, 由于下面村长儿子的阻挠,

十多年的舅舅的委员会职位也发生了变化。 一怒之下, 脑血管瘤复发了, 他几乎死了。 幸运的是, 他的父亲多年来在照顾生病的母亲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并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他被及时送往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救治, 并接受了开颅手术保住了性命。 六年前, 我姐姐生了一个孩子, 需要有人照顾她。 叔叔婶婶把土地租出去后, 就去新疆帮妹妹和夫妻俩照顾孩子。 时光荏苒, 我侄子今年已经上小学了。 年底, 老两口回到营口的弟弟身边。 我的祖父母对我很好。
        我在他们身边长大, 和爷爷睡在炕上, 直到初中毕业。 在我们这一代的孩子中, 我比弟弟妹妹更幸福, 更受优待, 都是因为爷爷奶奶的爱。 1986年以前, 我们不能在那里种水稻。 主要粮食作物为玉米, 主要经济作物为著名的东北大豆。 我们农村的孩子没见过白米饭, 更别说吃过。 我记得镇上一个父亲的朋友给了一磅大米。 带回家后, 孩子们围着桌子上还没煮熟的米饭围了一圈, 我们贪得无厌, 拿起硬米饭塞进嘴里。 塞, 等饭煮熟了, 我们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吞下去, 很快一小锅饭就被我们一扫而光, 大人们各自咬了一口尝了尝。 爷爷看到这一幕, 心里很是难过。 在他的心里, 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所以他打算尝试在自己家种水稻, 因为我们家的旱田大多远离河流, 不能改成稻田。 爷爷一个人利用闲暇时间, 拿着镰刀和镐在我家后面开垦了一大片草地。 这片贫瘠肥沃的土地立刻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春天来了, 父亲和叔叔犁地, 在方格上做标记, 把河水引入格子里, 在夕阳的映衬下, 一大片格子生机勃勃。 我们这些孩子趴在后窗台上, 露出小脑袋, 盼着吃大瓷碗里香喷喷的白米饭。 爷爷见状笑了。 那一年的时间过得快得惊人, 春天和秋天来了, 正是收获的季节。 望着金色的稻田, 我仿佛闻到了白米饭的香气。 一颗金黄的稻穗将稻谷压弯, 仿佛桑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压到农夫的脊梁骨上。 播种是辛苦的, 收获是快乐的。 我家是村里第二个种水稻的家庭, 也是当年种植面积最大的一家。 邻居们看到我家稻谷丰收, 都在准备来年种稻。 当香喷喷的白米饭上桌等等, 这一次我们家再也不用只带着孩子吃饭了, 全家人都放开了可金灶。 这是我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刻之一,

直到今天它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2. 猫冬冬天也是我们最快乐时光的一部分。 整个冬天都下着大雪, 漫山遍野的银装素裹, 格外的妖娆。 爸爸给了我们几个榆树做的木雪橇, 拉到村南的斜坡上。 我们在坡顶跑了几步, 在雪橇上滑到坡底的大河边。 这是令人兴奋和令人兴奋的。 . 来来回回之后, 我永远不会厌倦它。 我厌倦了玩三五组石头剪刀布。 谁输了, 就把对方的雪橇从斜坡上拉到斜坡上, 甚至帮助从后面滑下来。 当他们累得满头大汗的时候, 所有的孩子脸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就像圣诞老人的白胡子一样, 互相指指点点互相逗弄, 此时已经是中午了。 家家户户的妈妈们喊着他们的幼崽要回家吃晚饭了, 过了一会儿, 一群黑乌鸦聚集在斜坡上四散开来, 小跑着回家吃午饭。 留下了雪橇留下的痕迹, 耀眼的光芒在正午的阳光下反射出来。 回到家, 外婆和妈妈早已把热腾腾的金色饼干端到了餐桌上。 把夏天不能吃的茄子、土豆、豆子切成薄片做成干菜。 冬天, 它们被浸泡在温水中。 , 恢复到夏天的样子, 炒三只干炖白菜, 必不可少的小菜, 还有东北特有的炖酸菜, 外加一碗炖虾酱蛋, 配上金黄的煎饼, 甩掉他的 脸颊, 他可以让它变硬, 并保持它直到他打嗝。 吃完晚饭, 我就趴在奶奶烧屁股的炕头上睡着了。 冬天的东北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和叔叔一起砍柴, 并节省足够的木材让猫在这个冬天保持温暖。 黑龙江的这三九天, 冷得要命。 日子很短。 下午三点半之后, 天空开始消散。 寒冷的西北风伴随着太阳挂在山顶, 依依不舍, 气温迅速下降。 半夜零下256度, 气温进一步暴跌至零下345度, 滴入冰中。 老人常说半夜不能出门, 出去撒尿会冻死鸡。 如果你在漫漫长夜里不把炉子烧得很热, 房间里很快就会把人冻成冰窖一样的冰人。 在冬天, 炉子永远不会烧坏。 而且由于天气寒冷, 人们很少外出, 除非猎人在打猎或者不得不外出, 邻居们三五成群地聚在家里打牌、喝茶、聊聊农事的计划。 来年。
        爪子。 妇女们聚在一起做作业, 织毛衣, 系鞋底。 所以久而久之, 就成了东北的一种习俗——猫冬。 那个时候, 农村还很落后, 烧煤还不是很流行。 冬季每家每户取暖的主要燃料是漫山遍野的落木。 这些倒下的树木或枯死的树木经不起夏天的雷雨, “腰”断了, 或在春天农民开田时倒下。 , 或去年冬天森林砍伐留下的非生产性树木。冬天在农村砍柴烧柴是我们讲究的。 秋天倒下的活木我们不砍——因为水和柴不易裂, 燃烧时不易着火; 软木不砍——因为木材柔软且不燃烧, 产生碳的温度持续时间很短; 好树不砍, 财富留给子孙后代; 树木稀疏的森林不被砍伐——青山不怕木柴烧尽。 一个冬天, 每家每户必须储存20多米的绊脚石(注:指的是柴火), 才能足够一个冬天的取暖。 我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39天。 那天非常冷。 冷风中飘着清澈的雪(注:极细的雪粒)。 我把晒干的乌拉草放在我的大棉鞋里, 戴上棉质手杖, 戴上狗皮帽, 围上毛线围巾, 从头到脚披上厚厚的棉衣。 我全副武装, 只剩下一双眼睛。 看路。 这时候, 爸爸已经给我们搭好了马雪橇, 雪橇上已经系好了大马锯、电锯、大斧头、油丝绳、大棕绳; 奶奶和妈妈给我们装了煎饼卷和辣椒大干粮, 叔叔开着雪橇, 我稳稳地坐在他身后。 随着他的巴掌……巴掌……几声响亮的鞭子, 银鬃大马拉着爬木梨, 沿着雪道滑行。 直奔大东沟。 我们必须在天黑前到达伐木场。 那匹银棕色的大马似乎明白我们的意图。 进入雪道后, 它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披着火红的光芒, 爬雪梨卷起的烟尘将我们淹没在雪地里。 张广才岭深山雪道。 不到一个小时, 银棕色的大马带着我们来到了大东沟伐木场。 我把上好的草料放在银棕色的大马面前, 让它在干重活之前补充一些能量。 我和二叔带着电锯走进了伐木场, 一匹大而快的马锯开大腿长的雪。 我们迅速锁定了今天要拉回来的柴火。 八十公分的枯栎树, 我还透过暴露在雪地上的枝条, 发现了一棵10米长的笔直倒下的白蜡树掩埋在深雪之中。 优质硬木, 在炉火中燃烧, 燃烧后坚固耐用。 趁着太阳挂在山顶的余辉, 把木头周围齐腰深的积雪清理干净, 用电锯快速切割成四米见方的木块, 用一个大快码 清理树梢上的树枝和树枝。 战斗在一个半小时内很快结束。 这段时间我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 四处寻找一些干枯的树枝, 从白桦树上取了一些干树皮生火取暖, 顺便把干粮架放在火上取暖。 吃它来补充消耗。 体力。 篝火熊熊燃烧。 我和二叔围坐在火堆旁, 挖了一罐雪架放在火上烧, 边取暖边聊。 不一会儿, 火上的金黄大煎饼就被烤焦了。 这时, 二叔从家里拿出一小瓶逍遥递给我:“来, 喝一杯, 暖暖的, 煎饼好像熟了, 吃点补充能量, 吃完吧 很快, 我们得先把这四个大圆棒放一会儿(注意: 在东北方言中, 较大的整块木头称为圆棒。 “烧焦的煎饼在大火上烤, 猪油炸干辣椒粉里的油冒出来, 香气令人无法抗拒。吃油煎饼的热胀感很快就填满了。身体的每一根毛细血管, 冰冷的身躯顿时像电荷一样充满热气, 烫得他只好将狗皮帽系在脑后。 缓缓地吸了口气, 深邃的黑眸在火光下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二叔抽完一根。烟, 我的肚子此时已经饱了,

我们收拾好东西, 用雪掩埋了火。大银 棕马也吃饱了, 两只大眼睛眨巴着, 仿佛在等待我的进攻命令, 我套上马具, 握着油绳, 带着银棕大马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伐木场。 , 将油钢丝绳放在木头上 d 三遍, 五遍, 两四根大圆木, 不到一个小时就拖过去了。 在爬梨的前面。 安装攀爬梨是一项技术任务。 在攀缘梨的顶部应放置一根短原木作为支点, 并将原木一根一根地安装在攀缘梨上。 , 爬梨上的原木要朝前提起, 后部要拖在地上, 前压时要容易下压, 就像跷跷板一样, 一方面可以 减轻爬梨的重量, 另一方面, 它可以在下坡时用作刹车, 一石二鸟。 将木头安装在爬梨上后, 用绳子系好, 并牢牢握住杆子。 做这些细致工作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木头在回家的路上散落。 中国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他们总结劳动实践的能力的结果。 我和二叔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来收拾登山梨。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二叔正在赶银子, 我跟着棕马沿着白雪皑皑的雪道。 伴着月光, 我们慢慢悠闲地下山。 到达平坦的地面后, 我们坐在爬梨上。 回来的时候, 父亲已经在村口的雪路上等着我们,

三人合力将杜立送回家。 这时, 妈妈和阿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正等着我们回来。 进了房间, 爷爷看着我和二叔, 苦涩地笑了笑。 原来, 我的眉毛和狗皮帽上长了一层厚厚的冰瘤, 像个雪人。 由于室内外温差超过60度, 我的脸松了口气。 一看就是红猴子的屁股, 我忍不住笑了。 当我们脱下厚厚的棉袄时, 外婆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大白馒头、金黄香喷喷的粘豆包、浓稠爽口的山楂粥。 , 明太鱼炖豆腐和酸菜炖肉摆上了餐桌。 爷爷落座后, 招呼大家坐下。 爸爸带来了已经煮好的小烤肉。 虽然外面的冷风是零下三十二度, 已经是第三次冷了, 但小农家却是暖洋洋的, 热闹非凡。
        我们一家十多人围坐在豪华的餐桌旁, 吃得酣畅淋漓。来吧, 让我们一起想象美好幸福的明天……​4. 盛夏乡村的孩子们对山充满了感情。 山不仅是我们的游乐场, 更重要的是, 这张光彩岭孕育了我们, 给了我们对生活的希望, 对美好未来的希望。 小时候最喜欢上山挖燕窝。 我喜欢养鸟, 我喜欢养鱼, 我喜欢童年时陪伴我的大花狗。 寒暑假, 是农村孩子最开心的时候。 虽然乡村没有好玩的游乐设施、安静的公园、美味的冰淇淋, 但陪伴我们的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和种类繁多的小动物。 夏天去河里钓鱼, 去山里打鸟, 秋天去大森林里采摘各种野果, 山茄子、野草莓、圆枣、狗枣 、臭梅、野蓝莓、山古鸟、黑醋栗、覆盆子……数不胜数。 我最喜欢吃山茄子和覆盆子。 我抓起一把, 把它们塞进嘴里, 吃掉它们。 覆盆子汁把我的嘴染红, 吓坏了我的朋友。 山茄子的汁液将嘴巴染成浓浓的紫色, 就像电视剧里的蓝色妖姬, 很好玩。 打柳树沟位于村北雅青公路17里处。 因山脊下的三棵大柳树而得名。 至于这些柳树有多少年的历史, 没有人研究过, 但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 . 我家有两块地, 分别在打柳树沟的西南坡和北坡。 整个朝北的斜坡相连, 形成了30多亩的山地, 向北有一个20多亩左右的朝南缓坡。 , 因为之前是原始森林, 林业局砍掉了露出油黑的肥沃土壤, 柔软的黑土层至少有一米深。 爷爷、爸爸和二叔之所以看好这片土地, 是因为它离公路不远, 而且食物容易运输, 而且这里的土地非常肥沃, 可以种出好庄稼。 开垦后的第一年, 家里人商量着不种庄稼, 而是种些经济作物, 收入比粮食高一点。 辗转反侧, 他们终于决定种西瓜, 因为那几年水果销量比较好, 西瓜产量也比较大。 , 一斤5毛钱, 一亩地比大豆和玉米多赚1000多元, 这正是我想要的, 因为在夏末时节, 有水果可以吃, 西瓜可以随便吃。 还没来得及种西瓜, 我就已经开始计划和憧憬N种西瓜的吃法,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转眼间已是盛夏, 墨绿色的山野环绕着一大片碧绿的西瓜田。 在充足的阳光和肥沃土地的施肥下, 大西瓜一个个长得更长, 同样的一天。 看到土豆大小的生瓜蛋不到一个月就变得又大又圆。 一天下午下雨, 正好我和爷爷守在西瓜地里, 看着棚屋外的毛毛雨, 在广播里听着艾宝良的鬼故事, 别提有多刺激了。 只听见棚屋外“砰”、“砰”、“砰”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不断响起, 我不由吓了一跳, 以为是艾宝良的鬼故事小说里的鬼出来了。 这时, 外公笑着一脸和蔼地对我说:“这次你玩的开心, 今年下雨了, 西瓜爆得太快了。” 我穿上雨衣, 拿起镰刀, 朝西瓜地走去。 我连忙从干草床上爬起来, 披上雨披, 跟着爷爷来到西瓜地, 顺着爷爷镰刀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三十斤大的西瓜已经从地上劈了下来。 中间, 那诱人的粉红色西瓜果肉已经暴露在酥绿的外皮下, 我流口水了。 爷爷熟练地用镰刀将大西瓜周围的艾草割断, 又圆又大的西瓜立刻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忍不住道:“好大的西瓜, 都熟了, 瓜的肉是沙质的, 对, 一定很甜。” 爷爷小心翼翼地摘瓜, 费了好大劲才把那近三十斤重的大西瓜摘下来。 我们的孙子和孙子踩着脚下柔软的黑土, 回到了瓜棚。 一回到瓜棚, 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大西瓜, 想顺着裂缝把瓜打开, 吃饱。 爷爷笑着说:“放心吧!放心吧!瓜我先用刀切开再吃。” 他用一把大菜刀艰难地切着西瓜。 这时, 我头也不抬地进入了铲除西瓜的战争。 直到把肚子吃得又大又圆, 像个大西瓜一样, 我才放弃, 当我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回头看了看满地的西瓜皮, 打了个嗝, 倒在了床上。 满意并进入。 在无尽的西瓜回味中。 五、知秋故里的秋天是迷人的。 金黄的落叶松、橙黄的栎叶、满山遍野的鲜红枫叶、开满金豆夹子的大豆田遍地都是山田。 林海在秋风中摇曳。 阵阵浪花, 五彩林海的浪花是那样的美丽, 那样的美丽, 那样的美丽, 让人感觉不到秋天的凉意, 那样的美丽, 让人发自内心的表达着喜悦。 情绪。 大柳树沟山峦叠嶂, 满怀丰收的喜悦和对美好新年的向往。 如此迷人的一幕, 只能在我的梦里和记忆中出现无数次。 离开家20年, 我还没有踏上这片给我留下美好童年回忆的黑暗土地。 我在2015年夏天工作。然后我们带着久违的妻子和孩子回到了家乡。 八月的黑龙江, 魅力四射, 生机勃勃。 庄稼长满青翠, 山上长满绿树红花。 八月的家乡, 好吃的东西数不胜数, 满山遍野的覆盆子、草莓果实、茄子。 早种的玉米也可以吃。 东北的江豆铺满了豆架。 院子里放了一个简单的锅架。 挑一锅豆子, 加入早上刚买的新鲜猪排, 切几根玉米芯炖一下。 排骨和豆子, 熊熊的火很快就让豆子夹杂着排骨和玉米的香气喷涌而出, 整个农家乐都充满了香气。 出锅前半小时, 做几个纯玉米饼, 贴在锅边上。 到了吃饭的时间, 父亲在院子里摆好桌子, 妻子赶紧把山上采摘的新鲜树莓、草莓和黑醋栗洗干净了把它放在一个大盘子里。 我赶紧把从锅里炖了两个多小时的豆子炖排骨放进大盘子里。 这时, 附在锅里的煎饼也煮熟了, 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金黄米粉和玉米面。 香气入心脾。 爸爸妈妈, 我们一家五口坐在餐桌旁, 吹着凉爽的晚风, 开始了丰盛的晚餐。 东北的秋天是迷人的, 初秋绿意盎然, 深秋五彩缤纷, 让人陶醉。 家乡的深秋还在我少年的记忆里。 到了九月底, 山野的树叶开始由绿变黄。 首先, 随着十月的临近, 榆树、杨树、桦树和落叶松的叶子开始一一变化。 它变成金黄色, 绿色中带有一点黄色。 十月, 枫树开花。 在霜的帮助下, 枫树的叶子开始逐渐变红, 先是在山脚下, 然后是半山腰, 最后是在山脚下。 山顶上, 一直到十一月, 此时秋高气爽, 整个东北都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 忙碌了一年的农家乐开始收割了。 , 装满豆夹的黄豆在秋风的舒适下发出沙沙的声音。 8月15日之后, 农民开始赶秋收。 这时, 各个家庭的劳动力, 不分男女老少, 纷纷上阵, 赶在雪前收割庄稼, 堆放、晒干、防潮。 张广才岭属半山半山区, 平原土地很少, 多为山坡地, 机械化程度有限。 因此, 几乎所有的耕作和收获都是人为添加的牛和马。 属于半刀耕火的时代, 秋收时间比较长, 一般在二十几岁。 一些土地多的家庭, 在三十五天左右的时间里, 要完全收割土地, 需要五天以上的时间。 秋收与春播耕作一样, 需要抓紧进行, 否则就会被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并冻结。 直到收割完毕, 五谷堆积, 他们不再害怕大雪封山。 等空气快干了, 家家户户就开始收粮, 收进仓库, 盼着好价钱。 今年的辛苦是值得的。 6.活力-春天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正在呼唤, 说明春天已经悄悄来临了……, (待续……, 有时间会频繁更新,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