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Fun出行“走出”分时租赁 宣布将开启5-10亿元B轮融资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北京报道称, “GoFun从分时租赁起步, 但并不局限于分时租赁。如果说分时租赁是GoFun最早车联网验证的主要场景, 那么今天我们将进一步拓展时间的概念 ——过去共享租赁, 但仍专注于出行和自驾服务市场。” 10月23日, GoFun Travel CEO谭毅对华夏时报等媒体记者表示。 同日, 除了发布GoFun全链路战略涉足旅游全产业链, 谭毅还向《华夏时报》等媒体记者透露, GoFun即将启动B轮融资, 目标明确 筹资500-1亿元。 “我们不是在使用分时租赁, 我们是在利用产业机会, ”谭毅说。 公开资料显示, GoFun出行成立于2015年。2017年11月, GoFun获得大众和奇瑞汽车共同投资的2.14亿元A轮融资。 目前, 其经营主体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北京首汽(集团)有限公司, 持股28.56%, 大众汽车、奇瑞汽车各持股20%, 分别持有其10%的股份。
        谭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分时租赁已经是一种有毛利的商业模式。 “按照目前的毛利趋势, 我们80%的城市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我相信明年年初,

我们将有机会在所有运营城市的水平上快速实现盈亏平衡, 包括所有 舰队等级。” 国趣旅游宣布, 目前已进入80个城市, 在40个加盟城市和40个自营城市中, 分别有29个和25个城市实现了毛利水平。 其中, 北京的毛利率在自营城市中最高, 目前为28.6%。 谭毅还表示, 加盟将是GoFun后续开业的主要模式, 他的目标是超过300个城市。 利润离不开降本增效。 谭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加盟商有自己的闭环财务模型, 因为汽车供应与后台成本计算不同。 另外, 现在加入的会员基本都是本地经销商, 有自己的售后系统、用户系统、保洁系统和剩余劳动力。 因此, 加盟城市比自营城市更赚钱。 自雇方面, 他透露分时度假保险为他节省了13%的成本。 此外, 在车源供应方面, “从去年开始, 轻型车型占比过半, 节省了10%左右的成本。” 对于轻型车型,

谭毅解释说,

在汽车金融公司、二手车公司和主机厂进来后, 与GoFun四家公司分摊成本。 “每个人都扮演自己的角色, 自己挣钱。” 谭毅也认为, 随着平台上个人托管车辆的增多, GoFun的毛利率提升会更加明显。 他透露, GoFun 目前拥有约 4 万辆汽车, 并计划明年通过个人共享和更轻量级的平台将其车队扩大到 10 万至 30 万辆以上。 而GoFun本身也不再投资。 GoFun 基准测试一个是美国汽车共享公司Getaround。 9 月, 外媒报道称, Getaround 正在寻求筹集高达 2.015 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当时估计该公司的估值将从去年的 8.4 亿美元翻一番, 达到 17 亿美元。 然而, 在国内市场, 资本家对共享经济曾经“抢头”的热情已不复存在。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 2017年, 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764.59亿元, 成为共享经济领域投资额最高的行业。 但另一研究机构IT巨子的统计数据显示, 2018年, 中国共享经济投融资规模为469.42亿元, 同比下降55.91%。 这也是共享经济融资首次出现负增长。
        下降的主要原因被认为是共享出行领域的融资急剧下降, 其中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和汽车共享等。 而曾经涌入共享汽车市场的玩家, 也纷纷遭遇挫折。 除了途歌等国内多家企业停止运营外, 全球最大的共享汽车品牌Car2go也在今年5月宣布退出中国市场。 但在汽车行业面临巨变的当下, 共享经济的市场潜力依然存在。 城市交通专家许康明当天援引数据称, 目前全国从事汽车租赁(包括分时租赁和长租)的车辆数量为20万辆。 在出租车行业, 剔除非法网约车约200万辆, 中国私家车保有量已达2亿辆。 他认为, 从规模和应用场景来看, 国内汽车租赁市场还远远不够。
        整个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 发展潜力巨大。 在谈及属于共享经济的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涨价时, 谭毅还对《华夏时报》等媒体记者表示, GoFun只是动态调价, 均价几乎没有。 增加。 , “现在有大量的特快列车和网约车压在你身上, 它们还在补贴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