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煤财险三季度盈利1905万 总经理空缺已两年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0日
       北京报道 近日, 中煤财险披露了2019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今年第三季度, 公司扭亏为盈, 实现净利润1905.17万元, 实现保险业务收入 3.9亿元。 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44.87%, 结束连续七个季度的下降。 但公司总经理一职空缺了两年, 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公开资料显示, 中煤产险成立于2008年10月, 由山西省煤炭行业社会保险中心(以下简称“煤炭社会保险中心”)等15家单位共同出资设立中煤产险。 保险。 资本金5亿元。 2016年3月, 原中国保监会批准将煤炭社保中心持有的1亿股中煤财产保险股份转让给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省”)。 金控”)免费, 占比16.67%。 2017年1月,

原中国保监会批准山西金控向中煤财险增资3亿元, 注册资本增至9亿元, 相应持股比例增至44.44%, 成为第一 中煤财产保险股东。 . 目前, 中煤财险共有股东15家,

其中持股5%以上的有5家, 分别是山西金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4.44%)、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 山西晋城无烟煤有限公司 (11.11%), 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11.11%), 山西焦煤集团有限公司 (5.56%), 山西潞安矿业(集团) 股份有限公司(5.56%)。 中煤财险作为山西本土保险公司, 成立十余年, 但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公司年报数据显示, 除2014年实现微利347.74万元外, 其余年度均处于亏损状态。 2009年亏损1400万元, 2010年亏损1600万元, 2011年亏损4700万元, 2012年亏损3200万元, 2013年亏损7400万元, 2015年亏损5400万元, 2016年1.38亿元, 2017年全年亏损1.4亿元, 2018年亏损5800万元。 十年累计亏损5.73亿元。
        “这几年经营有很多困难, 所以至今没有盈利, 我们有扭亏为盈的打算, 山西金控对我们的盈利指标有要求。” 此前, 中煤财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 目前公司高层刚刚换人, 战略可能要重新组织和批准。 值得一提的是, 作为立足煤炭等高风险行业的区域性专业保险公司, 2015年以来, 山西煤炭市场持续低迷。 与煤炭相关的保险和煤矿数量继续下降。 除了行业竞争激烈, 其他保险公司也涉足煤炭安全责任险领域, 给中煤产险带来了一定的市场挤兑效应。 近年来, 中煤财险的业务方向也发生了变化。 在责任险占比不断缩小的同时, 车险业务规模不断扩大。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 公司保险业务收入为14.49亿元, 前五名保险产品分别为机动车险、农业险、意外险、责任险和企业财产险。 其中, 车险占整体保费收入的70%以上, 但承保亏损1.2亿元。 由于车险市场竞争激烈, 寡头效应明显, 中小保险公司的车险业务大多处于亏损状态。 中煤财险也承认“车险综合成本率超预期”, 同时表示将加强车险承保、成本控制和预算跟踪。 管理并及时跟踪商业车险保费变动情况。 某财险公司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商用车资费改革后, 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相对大的企业实力更强, 成本投入更多。中小企业目前品牌小, 市场认可度低, 需要投入更多的宣传、市场拓展等费用, 因此很难盈利。” 增资在即, 除了盈利能力, 中煤财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不容乐观。2017年一季度, 在中煤财险增资背景下, 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由上一季度的151.67%上升至257.2%, 此后持续下降, 今年二季度末, 公司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降至120.31% . 根据原中国保监会颁布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 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等偿付能力风险较高的保险公司 %, 将是重点。检查对象。
       好在今年第三季度, 其核心综合偿付能力 充足率均为144.87%, 较二季度有所上升, 偿付能力暂时回到“安全区”。 但无论如何, 对于中煤财险来说, 增资已迫在眉睫。 今年7月23日, 银保监会在《关于中煤财险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中指出, 公司部分产品条款名称不规范; 清除; 精算报告存在四大问题:要素不全、要素不合理。 为加强对保险产品的监管, 保护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的合法权益, 银保监会要求中煤财险自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问题产品。 并在一个月内完成对问题产品的检验。 同时, 中煤财险6个月内不得提出新的保险条款和费率(农险产品除外), 必须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开发产品,

强化产品质量。 管理, 重视公司。 对产品开发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和整改。 珠三角地区某保险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为了升级老产品, 一些保险责任条款和费率需要改变, 然后需要重新向监管机构报告。 如果他们被禁止提交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他们将导致产品无法升级, 新产品无法申报。 上述财险公司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产品禁止上报对保险公司的影响较大, 如果产品下架,

就意味着该产品不能上架。” 已经卖了, 没有新品, 可以换, 或者你现在正在筹划一些新品, 而且你们也谈过要在哪些渠道上市, 甚至谈过合作, 结果因为不能申报, 所以有 是没有产品可以上架, 那么原来的合作你的渠道可能因为你没有产品而不得不交给你的竞争对手另外, 如果产品下架, 老客户是不能续保的 , 而新客户又没有新产品可以联系, 所以会流失很多客户和潜在客户, 严重影响销售业绩。” 另一位保险公司内部人士也对本报记者表示, 6个月的新备案产品禁止申报也将导致公司偿付能力下降。 据中煤财险官网信息, 今年7月17日, 中煤财险召开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议案》, 但目前尚未披露增资扩股方案。除了总经理空缺两年外, 本报记者在查看偿债能力时发现, 并无总经理信息 中煤财险第三季度财报。今年5月, 中煤财险通过其官网发布了面向市场的公开招聘公告, 候选人为历任总经理。 空缺一年半多。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这个职位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事实上, 在中煤财险迎来山西金控“金主”之后, 公司 进行了一轮高管“洗牌”, 2017年底, 中煤财险原董事长潘岳飞、时任总裁蒲海诚 , 两人都辞职了。 中煤财险随即宣布, 任命董事宋立伟代行董事长职务。 两人将担任总经理, 两人履职至新任职资格获中国保监会批准正式履职为止。 2018年2月, 郭建民获监管批准为煤炭产险董事长。 然而, 总经理人选尚未完成填补空缺。 虽然此前被认定为公司临时负责人的王建宏已担任公司党委副书记, 并且有媒体报道称总经理任职资格已报保监会 当时批准, 但至今没有下文。 本报记者曾拨打中煤财险官方电话了解该公司上述问题的进展情况, 但对方在离开记者电话后一直未回应。